【爱国情 奋斗者】参加过孟良崮战役、淮海战役、上海解放战役……90岁老兵最爱唱“战歌”

90歲高齡的楊天銘出生在清江浦區南門小街附近,15歲那年,他離開家鄉上前線當兵,參加過孟良崮戰役、淮海戰役、上海解放戰役和抗美援朝戰役……

戰爭“留”在了楊天銘的臉上,一塊彈片與他合二爲一;戰爭也“停”在了他心裏,每一個艱難時刻,他總會唱起《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》,給自己打氣鼓勁。

日前,楊天銘的侄子楊珂亞,向淮報融媒體記者講述了他大伯不平凡的一生,讓這位老兵的感人事迹爲家鄉人所知。 

死里逃生 弹片炸进了左脸

“不忘先烈、牢記曆史,我覺得應該把大伯的故事講出來,讓更多的人知道,現在的美好生活來之不易,要珍惜。”楊珂亞今年53歲,家住清江浦區清晏小區。他說,大伯楊天銘轉業後被分配到河南省工作,早年常回淮安,給他們講過去的故事。

楊天銘家有兄弟三人,他是老大,因爲家裏窮,沒得吃,他就去給人做學徒,學理發,盡管任勞任怨卻常常被主家打。15歲那年,填不飽肚皮的楊天銘毅然選擇了參軍。

在饑餓的歲月裏,只要能吃飽飯,即使上戰場,楊天銘也不怕。

楊天銘挺幸運的,大大小小的戰役,他只在淮海戰役中受過傷,那一次,算是死裏逃生。

那時,部隊從當地百姓家征用了一些小木筏,四五個士兵一起,坐在木筏中,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,向前沖鋒。戰鬥是殘酷的,楊天銘身旁的戰友陸續倒下了,只有爲數不多的幾個小木筏躲過了敵人的轟炸,沖到了前面。危險隨之而來,一塊彈片炸進了楊天銘的左臉中,鮮血模糊了整張臉龐。

戰鬥結束後,那塊彈片留在了楊天銘的左臉裏,和肉長在了一起。捏一捏臉龐,就能觸碰到硬硬的一塊。新中國成立後,家人多次勸說楊天銘將彈片取出,可他就是不同意。他說,彈片見證了戰爭,已成爲他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還有一次,楊天銘以爲自己“死定了”。那是在抗美援朝時期,楊天銘跟著部隊打過了“三八線”。當時冰天雪地,他所在的班犧牲嚴重,僅剩楊天銘和班長兩個人。班長腿部負傷,楊天銘背著他往山裏撤離,被迫走進了一個山洞。當時楊天銘和班長都以爲山洞沒有出口,已經做好了赴死的准備,誰知道山洞的另一頭通往山下,兩人得救了。

不忘战争 最爱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

轉業後,不到30歲的楊天銘被分配到當時的河南省臨汝縣從事銀行工作。楊天銘爲人正直,講原則,得罪了一些人,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受到了打擊迫害,被打得躺在床上幾個月動彈不得。楊珂亞說,大伯講這些事的時候,總是感慨地說:“槍林彈雨都活了下來,但‘四人幫’卻差點把我打死了。”

可即使被打擊迫害,楊天銘也從沒有忘記信仰。他始終堅信,中國共産黨會帶領人民群衆走出來,真理會戰勝一切,總有撥開雲霧見太陽的一天。“四人幫”倒台後,楊天銘恢複了工作,並升任行長一職。工作中,他一絲不苟,幾十年如一日,嚴格執行國家各項政策,兩袖清風,把好財政大關。

經曆過生和死,就不會畏懼生活的艱難。楊天銘喜歡唱《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》,每當遇到困難或挫折,他總會高聲唱起來——“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。保和平,衛祖國,就是保家鄉……”

楊珂亞說,去年大伯因糖尿病並發症做了截肢手術,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唱起了《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》,給自己打氣鼓勁,提振精氣神兒。“以前大伯每次回淮安,給我講戰爭故事時,他總會唱起這首歌,有時候唱著唱著,就濕了眼眶。”

如今,楊天銘沒法再給侄子楊珂亞講故事了。一提起戰爭年代,楊天銘就激動得發抖,說不出話來。

1994年後,因年事漸高,楊天銘就再沒回過淮安,“但我們常常電話聯系,每隔一段時間,也會去河南看他。”楊珂亞說,大伯待他很好,每次見到他總會問問家鄉的變化。

今年,楊天銘獲得了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”,老人視若珍寶,時常佩戴在胸前撫摸。“前陣子我去看他的時候,他還不忘誇贊共産黨好,教導我們愛黨愛國。”楊珂亞說。

融媒体记者 楊春陽

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

通讯员 杨萍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