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江苏盱眙:跑来“拓荒牛” 种出“摇钱树” 沉睡千年的石马山“醒了”

何福祥終于鐵了心,要像李葉紅一樣,做一頭“拓荒牛”,在石馬山上墾荒犁地,種薄殼山核桃(俗稱“碧根果”)。作出這個決定,是2016年。盡管在此之前,他早已是敢闖敢幹的致富能手,流轉了1000畝耕地種水稻、500畝水面養龍蝦,年純收入20多萬元。

石馬山位于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天泉湖鎮,山下有西湖、北山、杜山三個村莊,屬于江蘇、安徽交界處。山上除了肆意瘋長的荊棘,就是漫山遍野的火山石。當地人祖祖輩輩也曾嘗試過見縫插針地種樹,盼著荒山披綠裝,可每次種下的樹苗,結果都一樣:“春天栽,秋天黃,冬天進火塘。”貧瘠的石馬山,就這樣沈睡了上千年。

李叶红在搬运树苗 许昌银/摄

“喚醒”石馬山的,是李葉紅——一個從盱眙縣水産公司下崗後,靠一套制冷設備自主創業的“女強人”。2006年,李葉紅跑到石馬山腳下的北山村,與村委會簽約,承包了山上3100畝荒山種果樹。村民們都說,李葉紅膽子大,石頭縫裏想開花。

能不能“開花”,得看“章法”。爲了防止種下的果樹全軍覆沒,李葉紅在果樹的品類上動起了腦筋:不搞一刀切,葡萄、梨子、桃子、楊樹,各種果樹、苗木都種上,每個樹種的種植面積控制在幾十畝,萬一有閃失,興許可以“西方不亮東方亮”。縣林總場生産科科長居國斌得知情況後,主動從縣城趕來,吃住在山上,提供免費技術指導。

李叶红在田里劳作 许昌银/摄

2008年是一個轉折點。李葉紅聽說種薄殼山核桃能賺錢,她想試一試,拿出50畝荒山打頭陣。“國內碧根果消費市場85%依賴進口,每斤市場價格在50元左右,市場前景好。苗子栽下去基本不用照管,省事,即便不挂果,樹也值錢,屬于胡桃木。”李葉紅說,但這種果樹的特點是生長周期長,從栽苗到挂果,需要六七年時間。

8年後的2016年,50畝薄殼山核桃的收益讓李葉紅喜出望外:“第一次種,沒有經驗,死了不少樹,但每畝純收入超過了1萬元。”當年,李葉紅果斷決策,砍掉已經栽種的楊樹,用3年時間,把上千畝楊樹統統換成薄殼山核桃。

李葉紅下狠手砍掉楊樹的舉動,在石馬山腳下的西湖等3個村引起了軒然大波。種薄殼山核桃先行一步、交過學費的李葉紅,此時希望能領著村民一起,幫他們栽下“碧根”、拔掉“窮根”,但問題是多數村民擔心有風險,選擇了觀望。就連種田大戶何福祥,起初也只是在石馬山流轉了30畝荒山,跟著李葉紅蹚蹚路。

打消村民的顧慮,看來得靠外力。縣農廣校聞訊而動,組織村裏的能人大戶分批到鎮江、宿遷、徐州等地的薄殼山核桃種植基地學習考察;縣園藝站則從省林科院、農科院請來專家手把手培訓、面對面輔導,傳經送寶教技術。

热火朝天劳作 许昌银/摄

2017年起,石馬山開始熱火朝天。帶頭加入“拓荒軍團”的何福祥,把承包的30畝荒山擴大到了330畝,種薄殼山核桃;與西湖、北山、杜山相鄰的甲山村種田大戶謝正兵,去年來到石馬山,承包了150畝荒山,訂購了薄殼山核桃樹苗,准備明年春季大幹一場;北山村更是躍躍欲試,拔掉了在石馬山腳下栽種的1000畝板栗樹,計劃改種薄殼山核桃。

“石馬山終于‘醒了’!”11月19日,站在石馬山上的火山石上,看著滿眼的薄殼山核桃樹在風中搖曳,李葉紅裹緊風衣,生出幾分感慨。如今,她承包的3100多畝荒山,三分之一種的是薄殼山核桃。每天,在這裏務工的村民達五六十人,日均收入80元,還管中飯。“等到後年,我的薄殼山核桃收益將超過我種植的其他所有果樹的總收益。村民種下的薄殼山核桃,也將陸續挂果。”李葉紅告訴記者。

眼下,李葉紅在緊鑼密鼓地幹另外一件事。“北山坡的200畝荒山,剛剛種下30萬株白芍,兩年後可以舉辦白芍花節;南山坡的600畝荒山,正在種植金銀花。”李葉紅說,她不僅要帶領村民在石馬山種出“搖錢樹”,還要把過去荒蕪的石馬山,裝扮得滿目蔥茏、花姿招展,讓石馬山既成爲“金山銀山”,又成爲“綠水青山”。

融媒体记者 王健全 杜勇清 姜彩兰

融媒体编辑 何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