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爱国情 奋斗者】把手术当艺术品来“精雕细琢”


手術室裏,無影燈下,這是一個無聲的“戰場”,手術者與病魔鬥爭、與時間賽跑。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胃腸外科主任陶國全,一“站”就是二十載,在他手中已順利開展至少3000台手術,尤其在胃癌領域,通過不斷學習突破自我,淮安乃至蘇北地區多個手術的首例均在他手中成功實施。

●執著!400多頁的專業書倒背如流

2000年,陶國全大學畢業,專業學習臨床醫學的他被分配到淮安區宋集醫院,成爲了一名外科醫生。“在我印象中,當時的醫院只有二三十張床位,學科劃分沒有現在這麽精細,就連醫生也很少,我們忙的時候什麽手術都做。”陶國全笑著跟記者分享剛工作時的情景,白天“門診+手術”,晚上輪著上夜班,每天都很充實。但在他的內心深處,總有一個聲音在說“想出去看看”。他說,當時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想去更高的平台學習更多的專業知識,不斷地提升自己。正是這份所謂的“不甘心”,不斷地催促陶國全在從醫的道路上往上攀登。

准備考研,是他給自己定的第一個目標。在那個年代,“研究生”還是個新鮮詞,相關學習資料並不完善,對于當時正在備考的陶國全來說,可謂是困難重重。但這並沒有難倒他,他跑遍縣城的書店盡可能購買有用的複習資料,專心複習備考。

漫漫備考路,其中的艱辛不言而喻。當時工作十分忙碌的他,每天雷打不動地要擠出4個小時來看書,沒有一天例外。手中僅有的一本《局部解剖學》專業課書,400多頁的內容早已爛記在心,前後不知翻了多少遍了,“我能倒背如流!”正是憑著這份執著,2003年他終于完成了人生第一個目標——以高出分數線50多分的優異成績順利考入南通醫學院研究生。

回憶這段求學經曆,陶國全說,這是他從醫生涯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,尤其是在此期間培養的堅忍不拔的毅力,影響他的一生。

●刻苦!自制腹腔鏡訓練設備每天練習基本功

2006年研究生畢業後,陶國全懷揣極大的工作熱情投身到工作中去。當時,作爲科室裏年輕骨幹醫生,陶國全已能夠獨立完成常規胃腸道腫瘤的根治手術,並在胃腸外科嶄露頭角。但他並不滿足于當時的技術現狀,2009年隨著腹腔鏡微創技術悄然興起,其創傷小、恢複快等獨特的優勢立刻吸引了陶國全。爲了系統地學習腹腔鏡理論知識,2010年他順利考上博士,師從我國著名的胃腸微創外科專家李國新教授。

爲了能盡快掌握腹腔鏡這門新興的技術,他在宿舍自制了一套簡易的腹腔鏡器械訓練設備,每天堅持訓練半個小時。“其實很枯燥的,就是練習基本功,找‘感覺’。”這台陪伴他讀博的簡易腹腔鏡器械訓練設備,用一個簡易的盒子模擬腹腔鏡下的環境,安裝一個攝像頭並連接到電腦顯示屏上,手拿著手術室淘汰下來的機械在“盒子裏”操作縫合、打結、夾持……“練到拿機械就像用手操作一樣熟練才行。”

台上一分鍾,台下十年功。學成歸來後,他于2011年9月完成了蘇北地區首例腹腔鏡全胃切除、D2淋巴結根治術,術後病人恢複良好,痊愈出院。腹腔鏡微創技術的廣泛開展,帶動了淮安市一院胃腸外科此類技術的發展,極大地減輕了病人的痛苦。2015年,他成功實施了風險大、技術難度高的腹腔鏡下脾門淋巴結清掃術,號稱是腹腔鏡胃癌手術的“珠穆朗瑪峰”。至今,陶國全已獨立主刀開放胃腸道腫瘤根治手術1200余台,腹腔鏡胃腸道手術800余台,技術水平達到了省內先進水平。

●破零!我市外科系統首位獲得國家自然基金項目

把手術當做藝術品來“精雕細琢”,從醫多年的陶國全一直這樣要求自己。在他看來,外科醫生要膽大心細,有一雙靈巧的手,銳利的眼睛和敏捷的思維。而完成一台台漂亮的手術,幫病人解憂,也是他最開心的事。“這份工作給我帶來的滿足感,是其他工作不能給予的。”在他看來,沒有什麽能跟“救死扶傷”相提並論。

在竭力追求醫療技藝的同時,陶國全還極進行科學研究。“臨床只是治療個體病人,而通過科研,可以幫助更多有類似病症的患者。”陶國全深知科研的重要性。多年來他堅持廣泛閱讀國內外文獻,在科研上深耕細作,近5年來以第一和通訊作者在核心期刊發表基礎及臨床相關論文15篇,其中SCI收錄8篇,中華級4篇,SCI累計影響因子30分。

2013年由他主持的課題“PI3K/Akt/mTOR信號通路基因遺傳變異與胃癌易感及其機制研究”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基金資助,實現了淮安市外科系統國家級課題“零”的突破。“一份四五千字的標書,我修改了上百遍。”陶國全說,爲了申報國自然基金項目,他前後忙了一年的時間,而科研的內容早在3年前就著手准備了。

翻開陶國全讀博時用的筆記本,第一頁上洋洋灑灑地寫著“寶劍鋒從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”。從醫二十載,他一直都是這樣勉勵自己,臨床科研上“齊駕並驅”。未來,他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:把淮安市一院胃腸外科打造省內一流、國內知名的胃腸外科中心。他,信心滿滿。 

融媒体记者 金义旻

融媒体编辑 童淮玉

通讯员 王玉玲